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471|回复: 301

《他山之石可采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8 14: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得六耳兄曾开过一条记录电影台词的线儿“印象深刻的对白”,天信非常喜欢。

今儿自开一线,记录一下我曾读过的闲书中的精彩语句,与站中同好者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15 15: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洞中几日,却不知外面“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了。 似乎网络里开始流行‘贵族’这两个字儿的称谓了。

我想,这一族人能够被称为‘贵’,想必是人中金玉了。 人之贵在于慈悲博爱,有一颗善感和包容的心。

又想起上贴中的“天竟无言,遭云抢白”,人皆曰:“大爱无言”。 真正的慈爱与包容便应是无言了吧? 对人,无论长幼尊卑,给予平等与尊重;对天,永远怀有一颗敬畏感恩的心。

在天信的眼中,贵族永远只有两种人。

第一类人虽拥有世人艳羡的一切,却从不显山露水,因为他的存在与意义并不需要这一切的身外之物来证明。

第二类人虽一无所有,却可以谋生立命,心怀感恩与满足,安于清淡快乐地走过一生。


我想,若是鲁迅先生还在世的话,写一篇犀利的《论贵族》之杂文出来,一定会是非常地过瘾。

点评

天信,你自己是第二种?:-)  发表于 2013-8-16 02:29 PM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9 14: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信 于 2019-4-1 02:48 PM 编辑

"Two things define you.  Your dignity when you have nothing, and your attitude when you have everything."

点评

:-)  发表于 2017-2-10 07:39 PM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 11: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7-1-5 10:45 PM
久未动笔,于己似乎陌生了几分。茶事也歇了很长一阵子,今儿翻出老枞水仙泡了一盏,那茶香仿如一首逝去的老 ...

天信,

看到你的文字太高兴了,想你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4: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了解天信的人都知道,天信有一个瘾好,就是老想着做侦探。小时候读过中文版的《福尔摩斯》全集,前两个星期,又重温了一遍一本大部头的英文版,真过瘾。

喜欢福尔摩斯的人自然会记得他总喜欢对华生讲的一句话儿,“ELEMENTARY, MY DEAR WATSO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4: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福尔摩斯办过的许多案子,多数时候那CREDIT被苏格兰场给劫去了,华生为此颇有些不平。

记得福探说过这么一句话儿“ I PLAY THE GAME FOR THE GAME'S SAKE。”

此话果是不假,真心喜爱一件事儿,ONLY THAT ‘ONE THING' MATTERS TO YOU,NOTHING ELS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8 15: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好!好久不见!那天我家LD还问我,你们一帮姐们想去的加州海岸行是哪年啊?我一楞.

明年怎样?明年中秋前后?

点评

问好八月。这计划赶不上变化,明年事儿咱明年再议,好么?:-)  发表于 2013-6-28 03:48 P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5: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这个人儿平日里活得颇为简单,不过是镇日里临窗饮茶,面壁读书。

故而床头,椅边总会有些闲杂书等。一直放在那儿的有一本便是梭罗的《瓦尔登湖》。

书中充盈着哲言慧语,非心静处不能读。有一句话儿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while I enjoy the friendship of the seasons I trust that nothing can make life a burden to m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5: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非常喜欢英国文学,最推崇的作家应该算是狄更斯了。

在伦敦的西敏寺里有一处“POET'S CORNER”,英国作家们按照等级分别在墙上,地上占领着各自的大大小小的角落。当时见到狄更斯的位置在地上,便有些不平,抬头一看,伯朗台姐妹竟然在墙上,那心里简直就是愤愤然了。 幸好有狄更斯粉丝协会敬献的大花环摆在那儿,这心中才算是平衡了一下。

狄更斯在他的《双城记》中开头是这样的: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结尾处给我的印象尤其深刻:

“It is a far, far better thing that I do, than I have ever done; it is a far, far better rest that I go to than I have ever know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5: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一年过生日,我最好的朋友送了我一本书,《STAR GIRL》。

这本书虽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读的了,可她在封页上写了一句话儿,“YOU ARE ONE OF THE STAR PEOPLE。”  这句话儿倒是勾起我的好奇心来,于是一口气将那书给读了,读罢叹了一口气,“看来人家的看法总比我自己要来得公允且犀利。”

看看书中对STAR PEOPLE的解说吧:

“I think every once in a while someone comes along who is a little more primitive than the rest of us, a little closer to our beginnings, a little more in touch with the stuff we're made o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5: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有码字儿了,非但即懒且惰,这枝拙笔也已是半秃,奈何?! 今儿累了,先到这儿,有了心情再上来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8 17: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6-28 02:42 PM
了解天信的人都知道,天信有一个瘾好,就是老想着做侦探。小时候读过中文版的《福尔摩斯》全集,前两个星期 ...

这句英文看懂了,相当于“元芳,你怎么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7: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暮苍山 发表于 2013-6-28 05:29 PM
这句英文看懂了,相当于“元芳,你怎么看?”

苍山兄的翻译简直就是抓住了这句话儿的精髓嘛。 天信写这些个英文句子的时候就心里嘀咕着,这要是每句话儿都能准确无误地翻译成中文该有多好啊,这也照顾了站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站友们不是。

看样子以后天信每引个句子都得回头问一声,“苍山,你怎么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8 17: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很久不见了, 这线开得好!  看沙发被八月占了,我就搬个板凳,安安静静地听茶仙娓娓道来。  读你的字如沐春风,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8 18: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哟嗬,来晚了。不过,听讲不分先后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8: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拙林 发表于 2013-6-28 05:59 PM
天信很久不见了, 这线开得好!  看沙发被八月占了,我就搬个板凳,安安静静地听茶仙娓娓道来。  读你的字 ...

问好拙林。天信先开个头儿,大家都可以接着分享各自心仪的书中的句子与段落的。

现在正在读那本《The Age of Innocence》,记得你很喜欢那部电影的。这部小说的时间与背景和现在热放的《The Great Gatsby》非常相近,只不过WHARTON的书早了FITZGERALD 四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18: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fancao 发表于 2013-6-28 06:15 PM
哟嗬,来晚了。不过,听讲不分先后吧。

凡草姐总是这样的客气。  这站内能人汇聚,岂是天信可以开设讲坛的地儿?

不过我是OLD SCHOOL,电子书是断断读不进去的,只有那一叠柔软的纸张握在手中,这心里便才安了。

我想,这小站是过往皆鸿儒的地界,喜书之人自然是不少的,开一条线,将各自采集的‘玉’聚在一起,岂不是一桩乐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8 20: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好! 我也说一个凑个热闹:

“幸福的家庭都很相似。。。”  是哪本小说(中译本)的开头? 快点说,不许想!

插科打诨,还望天信不介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8 22: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6-28 05:30 PM
凡草姐总是这样的客气。  这站内能人汇聚,岂是天信可以开设讲坛的地儿?

不过我是OLD SCHOOL ...

嘿嘿,过往皆鸿儒,凑趣乃酒徒。

打个招呼,因为读的书,都想不起里面的警句了。

正是: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23: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信 于 2013-6-28 11:04 PM 编辑
Chang_Le 发表于 2013-6-28 08:12 PM
天信好! 我也说一个凑个热闹:

“幸福的家庭都很相似。。。”  是哪本小说(中译本)的开头? 快点说,不许 ...


常乐,你的这句“快点儿说,不许想!” 笑S我了。 真开心你和苍山在这里‘插科打诨’,给这条线增添了许多活泼的气息,那些个精彩语句便愈发得印象深刻了。

这句“幸福的家庭个个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实在是太有名了,故而知道出处,虽然这本书我并没有读过。

托翁在《安娜。卡列尼娜》书中的开场白虽是警世名言,天信读罢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一道题的正确答案虽只有一个,可解法却是千变万化的。因此幸福家庭的方程式也各不相同,但只要俩个人儿‘气味相投’,便是神仙伴侣了。

造成不幸家庭的原因虽各式各样,可究其原因却只有一个,那便是不再相爱了。其他的只是借口,不是缘由。

点评

同意天信! 我也觉得这句话反过说才是真理.  发表于 2013-6-28 11:10 P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23: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漫人 发表于 2013-6-28 10:46 PM
嘿嘿,过往皆鸿儒,凑趣乃酒徒。

打个招呼,因为读的书,都想不起里面的警句了。

漫人,这么遮遮掩掩地作甚?! 明明是引了大名鼎鼎的陶公渊明所作之《饮酒》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9 00: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6-28 10:03 PM
漫人,这么遮遮掩掩地作甚?! 明明是引了大名鼎鼎的陶公渊明所作之《饮酒》么。 ...

对啊,通篇不提酒字,摇头晃脑读了半天,回头去看标题,才醒悟过来,啊,这真意,是远在天边,还是尽在眼前?

点评

不在天边,也不在眼前,尽在杯中。;-)LoL  发表于 2013-6-30 02:15 A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9 00: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一看见天信这头几贴心里就笑了:当侦探,福尔摩斯Fan,凡尔登湖和狄更斯,竟也是我的旧爱和最爱~

老实说,我已经很少想读什么新书了,越老越挑剔,很多时候是看心境读书:有什么样的心境,才可能去读某类书。有时候是读起来也要看心境,如果对内容失去兴趣了,也就不再勉强,顺手放下了。

倒是一些老书和闲书,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的,总在身边。闲来无事时就随手翻一页咏读,随时拿起,随意放下,别有乐趣。

既然说到书,我贴一张前些时候上传的老书凑趣吧。

哈哈,这也是我以前的旧爱呀!是大表哥大表姐传给我的《动脑筋爷爷》,第五第六第七第八集是我自己名下买的。。(但都不如哥哥姐姐传给我的更被我钟爱!看,都让我翻烂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9 05: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问好天鹅。:-)  发表于 2013-6-29 02:23 P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9 08: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ang_Le 于 2013-6-29 07:13 AM 编辑
天信 发表于 2013-6-28 10:00 PM
常乐,你的这句“快点儿说,不许想!” 笑S我了。 真开心你和苍山在这里‘插科打诨’,给这条线增添了许 ...


下载app送8至88彩金幸福的家庭和不幸的家庭,觉得你和八月说的都很有道理,是真知灼见。

点评

哟,这个评价太高了,谢谢常乐。:-)  发表于 2013-6-29 02:24 P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9 13: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条线开得好。我有时也是重温读过的经典书。有时候读了就有写作的冲动。可是自己又不会写,力不从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9 13: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cr 于 2013-6-29 01:57 PM 编辑
天信 发表于 2013-6-28 03:16 PM
我非常喜欢英国文学,最推崇的作家应该算是狄更斯了。

在伦敦的西敏寺里有一处“POET'S CORNER”,英国作家 . . .
. . .

狄更斯在他的《双城记》中开头是这样的: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


哈哈,我多年前写的演讲稿中有一段就带有这个风格的痕迹。

"Those were times of extreme contradictions.  We were supposed to be in misery, yet we found ways to be happy.  We were supposed to be deprived of everything, yet we built and held up our honor, integrity, and discipline.   We were treated with prejudice and discrimination, yet we learned how to overcome them and treat people with respect and kindnes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9 14: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信 于 2013-6-29 02:22 PM 编辑
语婷 发表于 2013-6-29 12:42 AM
嘿嘿~~一看见天信这头几贴心里就笑了:当侦探,福尔摩斯Fan,凡尔登湖和狄更斯,竟也是我的旧爱和最爱~: ...


问好语婷。 真的么? 那我们的爱好还是很相近的嘛。

记得小时候,总喜欢在无事做的午后,钻进父亲的那间撒满阳光的书房,在书架上抽一本书,然后人圈在躺椅里,舒舒服服地享受那午后闲暇的时光。

至今仍记得那老版的四大名著,聊斋,西厢记,老残游记及其他明清时的白话小说。 外国文学中印象最深的就数那本《好兵帅克》了。

说起将书给翻烂了,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母亲总是说我不是在读书,而是‘吃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9 14: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xcr 发表于 2013-6-29 01:42 PM
哈哈,我多年前写的演讲稿中有一段就带有这个风格的痕迹。

"Those were times of extreme c ...

问好XCR。 你的这段话儿写得非常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9 14: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米兰。昆德拉的那本《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最初风行的时候,我没去跟风。 后来凑恰给碰到了,于是就抓了一本。

读罢掩卷,心里叹一声,若是年少时读此书,必是当作爱情(情爱)小说来读了。 岁月流逝带来的些许阅历后,再读这些文字,便是看出些哲理,也就明白为什么昆德拉如此有名了。

“罪恶的制度并非由罪人建立,而恰恰由那些确信已经找到了通往天堂的唯一道路的积极分子所建立。”

喜欢昆德拉,是因为他在此书中引用了一句格言: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读过这本书的一个后遗症便是许了一个愿,今生要走一趟布拉格。

点评

好,今生我也要走一趟布拉格.:-)  发表于 2013-8-16 01:56 PM
xcr
我十分认同这一点。对于一个将自己当着是救世主的政客,我是很担心的。  发表于 2013-6-29 02:46 PM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9 21: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6-29 01:22 PM
问好语婷。 真的么? 那我们的爱好还是很相近的嘛。

记得小时候,总喜欢在无事做的午后,钻进父 ...

当然是真的。在所有作家中,我最偏爱的人就是狄更斯。我甚至把我的一间屋子布置成自己喜欢的老古玩店,就是凑他《老古玩店》的趣。对福尔摩斯的钟情就别说了,除了读它的中英文,我还收藏自己喜欢的英文版,已经有四个喜爱的英文版本了,各有特色。。《凡尔登湖》也是我大学的最爱之一了,梭罗隐世独思的生活方式在我的骨子有一种默契和响应,虽然我做不到也没想去过他那样的生活,(因为首先受不了没有窗帘的屋子~)但他的那种精髓和气质,和我有默契。

和天信君也有不同的:我很偏,很偏爱西方文学。
但就是西方文学也庞杂啊~~~而天信君偏偏不多不少就挑了三个讲,而且不偏不倚都是我的最爱。。。怎能不让我称奇开心呢!

中古小说之所以成为不了我最爱,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不喜欢中古小说里的“白描”写法。(我喜好甚至“嗜好”大段的细腻的,有建树性的心理描写,风景描写,独白或是有任何反映内心活动的文字。)。。。但这括号里的东西,熬到我这岁数,似乎又有一点点改变:中年太忙了!如果文字不够好,内容不够新,还真不想看那么多婆婆妈妈的描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29 21: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6-29 01:35 PM
记得米兰。昆德拉的那本《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最初风行的时候,我没去跟风。 后来凑恰给碰到了,于是就抓了 ...

我倒不是特别买这些单挑出来的“名人名言”帐。
有很多话,放在彼情彼景里说还有道理,单拿出来作为“普世名言”就不对了。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上帝笑”。。意味着什么呢?
Nothing!

如果相信人是上帝造出来的小玩偶,让上帝笑那就是必然的,不,那是“必须的”。
如果不相信人是上帝的玩偶,不论上帝笑不笑,人都会思考也必须去思考。

----
不是说天信君这帖,我想说自己对引用名人名言这一做法的一个。。。也许特别个人的态度:就是觉得这一做法实际上是很“拉大旗做虎皮”的,不仅没有必要,而且容易混淆视听。在文章中直接论述自己的道理,整段引用或复述前人的观点,不更准确么?

以前一位游客在自己争论的帖子里气呼呼地说: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没忍住就评论说:就这么个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的意思,还需要搬出列宁来压阵?。。而且“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在一般情况下,意思也够拧,一副别有居心的调调~~

如果要引用,我觉得应该这么引:著名教育家加里宁曾经说,无论哪个时代,青年的特点总是怀抱着各种理想和幻想。这并不是什么毛病,而是一种宝贵的品质。。。

---
刚才舞蹈老师到家里来给俺开小灶,即便是断断续续跳,也是一身汗。为歇着而打字的坏处就是,容易信马游缰,不知所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0 00: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语婷 发表于 2013-6-29 09:35 PM
我倒不是特别买这些单挑出来的“名人名言”帐。
有很多话,放在彼情彼景里说还有道理,单拿出来作为“普 ...

那句话儿好像是犹太人的谚语,我想那意思大概是人在上帝(上苍)前面要怀有一颗敬畏(HUMBLE)的心儿。

这厢边婷MM一深入思考,估计上帝也笑不出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0 00: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语婷 发表于 2013-6-29 09:02 PM
当然是真的。在所有作家中,我最偏爱的人就是狄更斯。我甚至把我的一间屋子布置成自己喜欢的老古玩店,就 ...

婷MM喜欢细腻的心理描写?  这中古小说中也是有的。 就拿一个我手头现成的凑数吧,不但细腻,而且绝对是反映内心活动的。

“ 宝玉笑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那香串子呢?” 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问他,少不得褪了下来。
  
宝钗原生的肌肤丰泽,一时褪不下来,宝玉在傍边看着雪白的胳膊,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若长在林姑娘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长在他身上,正是恨我没福。” 忽然想起“金玉”一事来,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同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比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又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0 00: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残游记》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本明清时期的白话小说。这里就引一段儿老残在明居湖听白妞说书的场景吧。

“正在热闹哄哄的时节,只见那后台里,又出来了一位姑娘,年纪约十八九岁,装束与前一个毫无分别,瓜子脸儿,白净面皮,相貌不过中人以上之姿,只觉得秀而不媚,清而不寒,半低着头出来,立在半桌后面,把梨花简了当了几声,煞是奇怪:只是两片顽铁,到他手里,便有了五音十二律以的。又将鼓捶子轻轻的点了两下,方抬起头来,向台下一盼。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左右一顾一看,连那坐在远远墙角子里的人,都觉得王小玉看见我了;那坐得近的,更不必说。就这一眼,满园子里便鸦雀无声,比皇帝出来还要静悄得多呢,连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

王小玉便启朱唇,发皓齿,唱了几句书儿。声音初不甚大,只觉入耳有说不出来的妙境: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唱了十数句之后,渐渐的越唱越高,忽然拔了一个尖儿,像一线钢丝抛入天际,不禁暗暗叫绝。那知他于那极高的地方,尚能回环转折。几啭之后,又高一层,接连有三四叠,节节高起。恍如由傲来峰西面攀登泰山的景象:初看傲来峰削壁干仞,以为上与大通;及至翻到做来峰顶,才见扇子崖更在做来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见南天门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险,愈险愈奇。那王小玉唱到极高的三四叠后,陡然一落,又极力骋其千回百析的精神,如一条飞蛇在黄山三十六峰半中腰里盘旋穿插。顷刻之间,周匝数遍。从此以后,愈唱愈低,愈低愈细,那声音渐渐的就听不见了。满园子的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少动。约有两三分钟之久,仿佛有一点声音从地底下发出。这一出之后,忽又扬起,像放那东洋烟火,一个弹子上天,随化作千百道五色火光,纵横散乱。这一声飞起,即有无限声音俱来并发。那弹弦子的亦全用轮指,忽大忽小,同他那声音相和相合,有如花坞春晓,好鸟乱鸣。耳朵忙不过来,不晓得听那一声的为是。正在撩乱之际,忽听霍然一声,人弦俱寂。这时台下叫好之声,轰然雷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30 01: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6-29 11:48 PM
那句话儿好像是犹太人的谚语,我想那意思大概是人在上帝(上苍)前面要怀有一颗敬畏(HUMBLE)的心儿。{: ...

上帝一定很生气:怎出了个这么不孝的玩偶?!

点评

LoL ;-)  发表于 2013-6-30 01:26 A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30 01:2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语婷 于 2013-6-30 12:44 AM 编辑
天信 发表于 2013-6-29 11:53 PM
婷MM喜欢细腻的心理描写?  这中古小说中也是有的。 就拿一个我手头现成的凑数吧,不但细腻,而且绝对是 ...


嗯,红楼在说男孩女孩心事上,算是说得最细的~

“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左右一顾一看,连那坐在远远墙角子里的人,都觉得王小玉看见我了;那坐得近的,更不必说。就这一眼,满园子里便鸦雀无声,比皇帝出来还要静悄得多呢,连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这一段书也讲的极其传神!

。。。。
现在想来,我先前说的喜欢“细腻的内心独白”,又不是指这些。。。中古散文诗词中,一两个字就能做到传情达意,意境无穷了。所以那是什么呢?。。。也许可以这么形容:读我喜欢的那些文学时,仿佛是顺着作者指引的方向,走一段内心旅程,可以顺着作者的逻辑,思路和意境,也可以兀自盘桓和延展,徘徊在其间。。。那是一段自己参与其中的旅程。

中古小说就很少给我这样的体验,总是给我局外人在看故事,听故事的感觉。它们给我长见识,却似乎没有给我那种“经历和淬炼”的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其他人和我有类似的感觉。。。也许是我一时抓不住那个可以说明白的。。关键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0 01: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光有清香远逸的文字还是不够的,必得有精彩的评论与之遥相呼应,方才有趣儿。

明末清初之人金圣叹正是这样的评说家,他为人虽狂放不羁,但能诗善文,堪称才子。

他曾点评了六本古书,称之为‘六才子书’。我记得对《水浒》的点评相当的有趣。 这里引上一段儿:

“《水浒传》只是写人粗卤处,便有许多写法。如鲁达粗卤是性急,史进粗卤是少年任气,李逵粗卤是蛮,武松粗卤是豪杰不受羁约,阮小七粗卤是悲愤说处,焦挺粗卤是气质不好。

鲁达文中,皆用“只一掌”、“只一拳”、“只一脚”,写鲁达阔绰,打人亦打的阔绰。”


每每读到这里,天信忍不住在心里也要叹一声:这金圣叹评得也阔绰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0 01: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因说起金圣叹,再聊一段儿他那六才子书中下载app送8至88彩金《西厢记》的评说吧。

“《西厢记》必须扫地读之,扫地读之者,不得存一点尘于胸中也。《西厢记》必须焚香读之,焚香读之者,致其恭敬,以期鬼神之通之也。《西厢记》必须对雪读之,对雪读之者,资其清洁也。《西厢记》必须与美人并坐读之,与美人并坐读之者,验其缠绵多情也。”

我想,雪芹兄必也是读过这段文字的。要不他怎会安排宝黛共读西厢的情境是:“葬花天里,桃花树下,沁芳桥旁。”  这,这,这绝对是古今第一西厢读法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0 01: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语婷 发表于 2013-6-30 01:27 AM
嗯,红楼在说男孩女孩心事上,算是说得最细的~

“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 ...

文字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有时候写字儿的人与读字儿的人仿佛是可以跨越时空面对面地坐下来亲密地交谈。

婷MM对西方文学情有独钟,也许你前世是‘外国人’。  天信怎么老觉得自个儿是活在一百年前的那段儿民国初期的日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30 03: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6-30 12:58 AM
文字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有时候写字儿的人与读字儿的人仿佛是可以跨越时空面对面地坐下来亲密地交谈。{:1_ ...

哈哈,当“外国人”还是不必了~
但我觉得也许是西方文化中的某些东西,比如气质,思维方式和观念,与我的很“同路”。这也是为什么听拙林MM谈欧洲史,听别人说到西方哲学我就会禁不住地感觉兴奋。。。年轻时候也是啊,西方文学历史哲学还是什么的,不是因为课程要求,而且因为喜欢才没日没夜读。但即便现在回头看,读中国历史哲学还是什么的,总会有不approve,不agree 的东西,一讨论起来话都是横着出来的,倒着出来的~。。只是答卷里不敢说怪话,想不想及格了呀?。。唉,总之,听别人说到那些话题时,我就只好闭嘴或者逃得远远的,至少耳不听眼不看落个心里安静。。。(这次孩子们回去,家里人还会让他们带回些中国历史书给我。 据说是“历史新说”类型的。看吧~。。我好像听着挺没兴趣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30 03: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6-30 12:58 AM
文字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有时候写字儿的人与读字儿的人仿佛是可以跨越时空面对面地坐下来亲密地交谈。{:1_ ...

说真的。。。我前世可能不是“外国人”,但后世真想当个“外国的精灵”啊~(我特别想当个欧洲树林里的女精灵,树精什么的。。。可惜身上肉太多,一直也没个精灵样儿~。。。想满足一想想象欲都有困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 00: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拙林 于 2013-7-1 12:46 AM 编辑
语婷 发表于 2013-6-30 01:27 AM
嗯,红楼在说男孩女孩心事上,算是说得最细的~

“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 ...


“读我喜欢的那些文学时,仿佛是顺着作者指引的方向,走一段内心旅程,可以顺着作者的逻辑,思路和意境,也可以兀自盘桓和延展,徘徊在其间。。。那是一段自己参与其中的旅程。”

语婷这段说得很好。  我想我大概能理解你的感受,确实很难用文字表述出来。

我的感受是西方文学重个体的体验。  它的“内心描述”不只是通过内心看外面,更是看自己。  中古的小说比较多把人物放在历史场景和现实环境之中去表现,像水浒,三国之类的。  也更多放在人与人的关系之中。  所以我自己的感受是中古的小说中看到很多“社会人”,人的社会性的一面。  而西方文学中看到很多个体的人。  人和自身的关系,人和上帝的关系。  所谓灵与肉的关系。  这种对人自身和内在的探求, 使得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也会随之更深更广地体验自己的内心世界。   我想语婷说的“ 一段自己参与其中的旅程”是否有点这个意思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 01: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是拙林MM,不仅能猜测理解我的意图,还能叙述得这么条条有理的!没错没错,我指的“一段自己参与其中的旅程”就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你的解释很具体,很准确:“而西方文学中看到很多个体的人。  人和自身的关系,人和上帝的关系。  所谓灵与肉的关系。  这种对人自身和内在的探求, 使得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也会随之更深更广地体验自己的内心世界。”

说个相关的题外话,我觉得自己之所以这么偏爱,这么执迷西方文化里的这些东西,也许和我本身的内心特质有关系。我就是一个特别有“向-内”倾向的人,我不停地探究人自身的内心世界,人与灵的关系,其次才是人与外界的感知和互动。。。。而且,在我的价值观上面,我本能很强调和保护个性的空间。如果用中国文化里的很多元素来衡量,我觉得自己骨子里的确有点点另类和叛逆。(又扯远了。。)

我自己还喜欢瞎解释或瞎联系。。。我觉得这一点没准就是“我之所以很宅”的原因或者理论基础啊~~~(我很享受独思独处,自说自话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 01: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对人自身和内在的探求, 使得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也会随之更深更广地体验自己的内心世界。”

我觉得这句话提炼得太好了。这就是我的体验,也是我所享受的体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 13: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拙林 的帖子

能够与他人的文字共鸣,多半是和作家的心灵产生共振。 林MM和婷MM怀有一份追逐高远自由的心儿。

从奥斯汀笔下的伊丽莎白(《傲慢与偏见》):

“There is a stubbornness about me that never can bear to be frightened at the will of others.  My courage always rises at every attempt to intimidate me.”

再到夏洛特文中借简爱之口所说的(《简。爱》):

“Do you think, because I am poor, obscure, plain, and little, I am soulless and heartless?  You think wrong!-I have as much soul as you-and full as much heart!  And if God had gifted me with some beauty and much wealth, I should have made it as hard for you to leave me, as it is now for me to leave you.  I am not talking to you now through the medium of custom, conventionality, nor even of mortal flesh: it is my spirit that addresses your spirit; just as if both had passed through the grave, and we stood at God’s feet, equal-as we are!”


中古时期小说中的女性,受到那个历史时期与文化背景的影响,多半情况是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不过也不尽然,天信非常地喜欢《老残游记》中逸云这个人物。 书中老残借他的好友慧生之口说出这样一段话儿:

慧生道:“这个见解倒也是不错的,这人做妾未免太亵读了,可是我却不想娶这么一个妾,到真想结交这么一个好朋友。”  老残说:“谁不是这么想呢?”

天信可是对逸云房中的那幅对联喜欢得紧:

妙喜如来福德相
姑射仙人冰雪姿

横批:逸情云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1 14: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最钟情的文字却是散落在飘逸的唐诗,缠绵的宋词之中。

记得曾码过一篇描述最佳饮茶环境的文字,说起读书来,向往的怕是如此这般了:

小轩对坐品茗香,树摇花落影成双。
心远地幽绝尘迹,吐语如馨绕画梁。

书万卷,酒千觞,持壶把卷至斜阳。
为君倾尽杯中意,素盏清茗话短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3 12: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7-1 01:56 PM
回复 拙林 的帖子

能够与他人的文字共鸣,多半是和作家的心灵产生共振。 林MM和婷MM怀有一份追逐高远自由 ...

天信引的这段简爱独白对我来说最亲切不过。  我们这一代受简爱的影响太深了。  你提到“飘逸的唐诗,缠绵的宋词”, 更让我想起《牡丹亭》。 曾很喜欢于丹讲昆曲的那个节目。  下面这首曲中的杜丽娘也和简爱同样的感人。  一个全身心的投入,一个自尊自爱地离开,那背后的勇气确是相通的。

【江儿水】
偶然间心似缱,梅树边。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
便酸酸楚楚无人怨。待打并香魂一片,阴雨梅天,守的个梅根相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3 14: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信 于 2013-7-3 02:52 PM 编辑
拙林 发表于 2013-7-3 12:49 PM
天信引的这段简爱独白对我来说最亲切不过。  我们这一代受简爱的影响太深了。  你提到“飘逸的唐诗,缠绵 ...


见拙林提起《牡丹亭》,倒是让天信想起大观园里的那位林MM听得痴了的那两句来: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点评

这本来就是《牡丹亭》里的词句。;)  发表于 2013-7-3 11:13 P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3 14: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拙林说到女子身上的勇气,便想起寂寞红颜之马湘兰。 三十余年的守望尽在她的那首《鹊桥仙》之中了。

“深院飘梧,高楼挂月,漫道双星践约,人间离合意难期。空对景,静占灵鹊,还想停梭,此时相晤,可把别想诉却,瑶阶独立目微吟,睹瘦影凉风吹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3 14: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能够生出无限的勇气,皆因心中固守着一份美好的感情。 FOWLES的那本《法国中尉的女人》里女主人公Sarah Woodruff说过两句话儿:

“Do what you will. Or what you must. Now that I know there was truly a day upon which you loved me, I can bear anything. ”

“You have given me the strength to live.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3 17: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信 发表于 2013-7-1 12:56 PM
回复 拙林 的帖子

能够与他人的文字共鸣,多半是和作家的心灵产生共振。 林MM和婷MM怀有一份追逐高远自由 ...

哈,怪不得拙林说~这里也在聊《简爱》!

是~喜欢你引用的那两段英文。这样的思想,在西方小说里比比皆是。读它们,真的是走一条思考之路,让人的心灵,思想和感情,充分地engage,充分地沐浴或淬炼。

天信点得对,在中国文化里,女子是很受禁锢的,地位低下,不能自主自己的命运。。。。(可是在西方社会也一样啊?妇女解放,男女平等还不是近百年的事?)。。。我头大了~~搞不懂~~真的猜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偏向了~~


我突然想到一词。。。。是我们在跳中国古典舞时老师说的一句话。。。(但是放在这儿说有点大逆不道啊~~)她说现代舞是体现人体和内在感情的自然状态的,不象中国古典舞那么矫情。。。对啊。你们知道我突然想起什么来?我觉得红楼里的女子们,都透着股“矫情”,总是别别扭扭的。。。不是吗?

我知道俺说这话犯死罪啊(尤其在咱们小站红学家天信的面前~~),理该被批倒批臭的。。。。。。但是木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3 17: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女人的诗词,我最喜欢李清照的。
我想,我要是生在中国古代了。。。真不知会怎样~

但也不能太灰心!俺虽然骨子里挺桀骜不驯的。。。表面上还是很乖巧会看人脸色的。。。 俺觉得自己可以survive最刁钻的婆婆的。。。。哦~~也许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GMT-4, 2020-6-4 09:13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