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注册 登录
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2.0 返回首页

慕白的个人空间 http://www.tianyab.com/?69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下载app送36元彩金

文革日记 (30) 被侮辱与被遗忘的

热度 4已有 107 次阅读2020-2-28 06:38 PM |个人分类:随笔


一滴水也许无法映射出大海,但它的DNA 谁也无法改变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岁月。唯一改变,是那些坏人的年龄。他们变老了,权势也更大了,甚至还子孙满堂,晚年幸福,但他们手上的血从未干过。至于道歉和忏悔,那从来都不是中国特色。 

10/1/1968

上午

今天是国庆节, 也是我来到黄河农场报到的日子。说是知青农场,不过是沿着黄河南岸的一道干渠划出来的百十亩盐碱地。远远望过去,一大片白花花的荒地上连杂草都很难生长,树更是稀稀拉拉地没有几棵。未来的农场除了一排半坍塌的破草房,就是新运来的许多红砖灰瓦和木料堆在院子的角落里。

豫东平原上秋风萧瑟,黄沙弥漫。 眼前的一切让我心潮难平。连下乡到这里都如此艰难,以后的人生之路还不知道会怎样地曲折多难呢。

农场的主要领导是城里来的带队干部老王,一个身材瘦削,寸发长脸,戴一副黑框角质眼镜的中年男人。他原来是市商业局的一般干部,眉宇间城府颇深,说起话来一口浓重的豫西口音,支刺不分。一见到我, 他就说昨天县安置办公室的老马专门给公社打来了电话,情况都知道了。他弹掉手里的烟灰,缓缓喷出了一个烟圈,细长的眼睛中带有几分狡黠地微笑着。他没有说出来的话似乎是,老马能为你的事这样特别关照,你小子一定有啥门路啊!

我除了感谢他, 没敢多说详情,毕竟自己孤身一个,又是外来者。 看看四周, 那些本市知青大多来自两所中学。 他们互相几乎都是熟人,离家也不过三十多里路。此时大家围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抽烟闲聊, 似乎根本没多大压力。。

 

10/3/1968

除我之外,先后已经有好几十名男女知青到了农场报到。上午的成立大会上,手指着那一大片荒芜已久的盐碱地,老王宣布,农场当下的主要任务是建房,同时为明春的春播做好准备。为了强调,他挥舞着胳膊说, 我们一定要赶在天冷之前先把住房建起来。还有, 不经农场批准,不许擅自回家。他的话音未落, 下面的知青们就在小声地议论纷纷。我身边的一个男知青抱怨说,离家三十多里这么远, 俺是独生子,家里要是有点啥急事还不能回去看看?离家太远?我听了不免有点感慨,但啥也没敢说。

本省规定,每个知青有250元的安置费和半年的国家供应粮,主要是用来修建住房用的。住房的确是新来者们最需要的。看看我们暂住的几间破草房,大都是原来生产队留下来的牲口房,透风漏雨不说,屋里地下墙上还留下了一股股刺鼻的牛粪马尿的味道,一进去就扑鼻而来,连墙上新贴的“ 扎根农村干革命” 这样的大红标语和地上铺的厚厚的稻草, 也无法减轻一点点臭味的浓烈程度。

10/4/1968

环境虽然艰苦, 但很快我就发现此地民风淳朴, 大家对我这个外来者毫不见外, 令我感到心里热乎乎的。

记得在家上小学时,班上转学曾来过一个唐山男孩。他只要一张口,班上那些坏小子们就起哄,嘲笑他的老侉口音,想些坏点子捉弄欺负他更是家常便饭。进了中学后,学校里同学间那些骄横粗鄙不知平等待人为何物的事情就更多了。就算现在,假如一个满口河南话的知青独自插队去内蒙到了他们那一群人中间, 我敢担保他羊入狼群,处境一定不会象我现在一样简单祥和。原因何在?普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竟会有这样大的差异,究竟是人性问题还是大都市和小城市民风的区别?亦或是别的什么社会原因造成的?我深信,类似的现象到处都有。

我虽然想不明白, 但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回乡插队这一决策的英明了。哈哈。命运第一次暂时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上。真好。

 

10/12/1968

在搬砖送瓦盖房的劳动中, 很快我就有了几个谈得来的朋友,其中的小黄小李两人和我年纪相近,同样喜欢看外国小说,也都对艺术有强烈的兴趣。小李会吹笛子,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正在学拉小提琴;小黄很有美术天分, 素描底子不错。 今天休息时,我不由地说起了哥哥一条腿跨进了中央工艺美院的不幸经历和家里的画册来。接着,我们从徐悲鸿一直扯到伦勃朗和徐文长, 谈得还挺投机。各自手里的劣质香烟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个不停。

10/14/1968

我在盖房时负责朝站在脚手架上方的小黄扔砖,小李在一旁负责搅拌水泥。秋高气爽,阳光灿烂,野外的空气很干净,伙食也还算不错,尤其是新鲜的蔬菜完全来自附近的村庄。大家一起有说有笑地劳动,日子倒是过的很快。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参与盖房,更是第一次学会把砖、瓦或一布兜搅拌好的水泥甩到高高的脚手架上同伴的手里。他接到后迅速倒出来给掂刀师傅,然后再把空兜丢下来给我。如此循环反复。这些动作看似简单却要出手力度恰当落点准确,还要两人配合默契。

眼看着从无到有,十几间房子的地基,墙壁一一成型,上房梁时建筑队还依照本地的风俗放鞭炮庆祝, 令我颇觉新鲜有趣。历史书上说的“劳工神圣” 这几个字,我开始有了些新的体会。

下午

休息的时候,来自北京的小张也加入到我和小黄小李几个人中间,大家天南海北乱扯一通。到底是皇城根底下来的,小张十分健谈,无意中好几次提到了他父亲是军人,母亲在外交部工作,引得坐在旁边的几个女孩子一直在注意地看他。至于那两个来自广西的兄妹,小梅和哥哥小广,却沉默寡言, 只是聚精会神地听别人说话,很少插嘴。

10/17/1968

我们的农场食堂先盖好了,今天大家第一次围坐在简陋的大木板桌四周一起开饭。为了庆祝,还有肉菜,几十个年轻人们说说笑笑好不热闹。我有个怪癖从小不吃任何肉,此时看着面前碗里那猪肉粉条炖白菜有点为难。想不到坐在旁边的小广悄悄地对我说,没关系, 你可以把碗里掺杂的肉片夹给我------ 我有些惊讶地问,你们兄妹不是回民吗?他满不在乎地说,是啊,可我们是客家人, 迁到南方都几百年了, 祖上那些老规矩我才不在乎呢----- 其实, 没肉的时候,我最喜欢吃大油炒的菜了。

听了这些话,我赶忙照办把肉挑出来了给他, 两个人因此话也多了起来。

 

10/27/1968

第一排新的红砖房在不知不觉中建了起来。今天我和小黄小李还有小张等人搬进了同一间,分别占据了宿舍内靠窗相对的两张上下床。漂流数月,终于有了个自己的小窝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小窝,我好开心。

10/29/1968

傍晚放工后我们几个人沿着干渠跑去看乡人撒网捕鱼。没想到这十几米宽的干渠里居然会有这样大的鱼,那些红头金尾拼命在网里活蹦乱跳的大鲤鱼实在喜欢人, 看得我口水直流。这是黄河里最有名的特产,据说本地人结婚宴请媒人时缺了这道菜,娘家人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我从外面回来了就看书。 别的宿舍里有喝酒打扑克有睡大觉的。还听说昨晚农场里有人偷偷到附近村里偷老乡家里的鸡,没得手反倒被狗咬伤了屁股。此事今天成了农场成立以来的头号新闻。此外,还有一对知青公开谈恋爱还竟然不加掩饰地搂搂抱抱,直把老乡们看得目瞪口呆。 也有人不请假回家还从城里带回来手抄本黄色小说被领导发现后痛加训斥的。

这一段我只顾看热闹,几乎忘了想家。

 

11/28/1968

不觉地天渐渐冷了。

在今天的家信里,我报告说下乡以来首先学会了两样:抽烟喝酒。和同伴及村民们相处,几乎每个人都抽烟,和领导见面要先敬烟更不用说了,用知青间最流行的话说就是办任何事都先要“ 研究/烟酒”一番。知青和附近的村民们一样,抽得起的烟当然是最便宜的“前进”牌之类,白酒就更别提了,是那种本地乡民用红薯藤和不知哪里弄来的酒精混合酿制出来的劣质酒,根本没有厂家商标劲头还特别凶。一小杯喝下去让人立刻昏头胀脑,土话叫做“一口懵 ”。我试过一次, 果然厉害。

我还知道了本省有名酒宝丰和林河大曲,甘甜醇香的民权红葡萄酒之类。当然,多数时候,这些只不过是知青们的梦中之物罢了。酒喝不起,却不妨碍我很快就把中国十大名酒倒背如流,好象过去在学校里背俄文单词一样。说也奇怪, 发现了自己的记忆力还不错之后,下午忽然有个何不自学俄文的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想想,又觉得太不切实际了。教过我的北大毕业的魏恕老师俄文很棒,结局却那样悲惨, 我就是学了俄文又有何用?

从俄文又想到了俄国的普希金,还有我唯一喜欢的三十年代中国作家郁达夫的不幸结局, 我终于黯然了。难道真的是“文章憎命达 ”, 而且无论中外么?

 

晚上

干了一天活, 晚上外面寒风凛冽,屋里冷得睡不着觉, 我和小黄聊郁达夫普希金等聊得正起劲,小李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张俄罗斯油画的照片给我们看,还骄傲地大声朗诵般地说,看呐,多么美丽的坚守!我抢过来一看,竟然是一幅俄罗斯名画家列宾的作品:《 美丽的坚守》。以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为辽阔的背景, 画面前方站立着一小群来自彼得堡的美丽端庄的贵族仕女,她们是遭到沙皇严惩的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们, 脚下是一点可怜的行囊。她们自愿放弃了上流社会一切舒适和奢华的生活,追随自己起义失败的的丈夫们踏上了几乎肯定是悲剧结局的流放之路。她们慷慨赴死,只为了心中那简单而明确的理想: 爱情与自由。

我早就知道十二月党人的故事, 但却是第一次看到这幅著名的油画。接下去我们几个人激动地谈论起十二月党人的事情直到深夜。入睡前我还一直在想, 近代中国不知道有没有类似十二月党人这样的勇者,还有他们的那些高贵美丽,为了爱情与理想不惜丢下一切的妻子们呢?一直反常地只做旁听的小张似乎猜到了我的疑问, 郑重地说,根据他的观察和长期研究, 中国有的最多的是因政治原因离婚的夫妻, 少的是,或许根本就没有十二月党人这一类贵族, 更别说他们勇敢的妻子们了。

我睁开睡眼问何以见得?他却没有答话,小屋里早已经鼾声四起了。

12/9/1968

夜里越来越冷,睡不着觉, 可瞎聊得也实在有些腻了,我和小黄干脆就从上下铺各自的被窝里探出头来,开始划拳。没有那些名酒,甚至连“ 一口懵” 也买不起,就各自摆了一碗井水代酒,冰凉冰凉的。酒水不同,规矩却依旧;五局三胜,输者连喝三口,不许耍赖。后来对面床上的小李小张等人也忍不住加入进来,弄成了一场热闹的被窝擂台赛。划拳讲究的是个“猜”字, 要想赢就得猜准对方心思,当然还要反应快了。运动之前那些年,我在家里常陪父亲下棋划拳,所以我早就颇通此道。

今晚的哥俩好、六六大顺的大赛中我又是胜多负少,连续获得好几次冠军,让他们几个先后都灌下了好几大碗凉水,我内心颇有成就感。他们自然谁都不服输, 约好明晚再战。

 

12/18,1968

深夜

上封信和小红曾提及这里的农场生活。今天接到她的来信。 她一再说挺羡慕我的。她们的连队就在乌苏里江边上,夜里都看得见对岸苏联军营里的灯光。她那里早已是零下几十度的冰天雪地了。每天除了备战备战,还是备战,生活里再无第二种内容和精力。只有夜深人静,她才有了一点点自己的时间, 这种时候她说往往除了想家,就是回忆起我们在一起的那些甜蜜时光。才过去了多久?我们在工学院小树林里短暂相会的那些情景,怎么就好像上一辈子的回忆了?她这样问我。

她在信里还说, 轮到她站岗的时候,看着江上升起的明月,还有和冻得不停眨眼的星星混杂在一起的各色信号弹的亮光, 此时最想哭, 而泪珠一落到了手里的钢枪上立刻就结冰了。

钢枪上坚硬的泪珠我触摸不到,但在信纸的下方分明看到了被她的泪水浸湿的痕迹, 连名字都有些模糊了。我心里不由一阵伤感, 十分后悔不该在信里把自己的农场生活描述得太理想化了。我一高兴起来就容易头脑发热,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小资产阶级狂热的表现吧?

你说我们何时才能团圆呢? 她每次的来信几乎都是这样结尾的。我不知道答案, 只能默默地闭上眼睛,竭力想象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寒冷的月光下背着沉重的半自动步枪,独自艰难地在齐腰深的雪地上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的情景 。

朦胧中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扶她,又想触摸她那帽檐下眉睫处白色的细小冰柱,却被桌上的油灯烫到了手指, 人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12/27/1968

也许是老天爷的惩罚。没多久,这一百多号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知青们,也包括我,还真地乐极生悲了。

我们的黄河知青农场才成立几个月, 房子还没完全建好, 已经先后几次传来农场管理不善,受到公社和上级批评的消息。具体说就是我们这些年轻人活干得太少太慢,却吃得太多太快, 国家拨给的半年口粮才三四个月就要被我们吃光了!公社派来调查的干部说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吃明春的种子粮了!

 

12/30/1968

坏消息接连不断。

为人和善的老王昨天被调走了,今天新来了一个姓聂的带队干部。他整天阴沉着脸,背着手到处训人,除了见到漂亮的像小梅那样的女知青的时候例外。

农场的伙食越来越差。北风呼啸, 盖房子也更难了。新年将至,请假回城探家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请假没获准,干脆就偷偷自己溜了, 好久还不见踪影。不用说老聂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晚上

今天晚上太冷我睡不着觉,正在油灯下看书,小黄走进来悄声和我说,看起来这里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我吃了一惊,还没来及细问,随后进来的小李插嘴说他俩刚刚去农场办公室找老聂请假回家,还没进门就听见老聂在打电话, 好像是和谁在激烈争论。小黄又加了一句,还吵得挺厉害的,好像在争农场解散后,房屋土地应该归他所在的生产大队-------- 老聂的情绪太激动了,连我们进屋了他都没注意到。

我的脊梁骨一阵发凉。一阵不祥之感涌上心头--------农场散伙?这怎么会呢?怎么可能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4

鲜花

鸡蛋

扔鞋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GMT-4, 2020-4-8 02:21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