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2.0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慕白:文革日记 (48)——被侮辱与被遗忘的

2020-4-12 01:20 PM| 发布者: 昨夜雨| 查看: 132| 评论: 0|原作者: 慕白|来自: 小站空间

摘要: 09/27/1975 下午 今天厂政工组的陈主任突然来宿舍找我。他一见到我就说,有件重要的事情通知你。我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这还是第一次亲自找我。他略带神秘地说,市委统战部上午来了通知, 你姑妈全家要从美国回来 ...



09/27/1975

 

下午


今天厂政工组的陈主任突然来宿舍找我。他一见到我就说,有件重要的事情通知你。我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这还是第一次亲自找我。他略带神秘地说,市委统战部上午来了通知, 你姑妈全家要从美国回来探亲, 现在人已经到了北京。他们计划国庆节之后来我们这里探亲访问,你也在参加接待的亲属名单上 ------

 

我听了有些吃惊。怎么我一点都不知情?大概是看到我脸上的微妙神情,陈主任笑着强调说,“ 别紧张,你姑父 陈树人先生是联合国总部中文处的高级职员,又是爱国的台湾 同胞,市革委会和统战部要求我们一定要尽一切力量把接待工作做好,因此组织上需要你的大力配合。”说着,他环视了一下四周昏暗不堪几乎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墙壁,转脸对身旁站着的政工组干事小韩说道,“你马上找人把这屋里从新粉刷一遍,再把门口的厨房棚子拆掉,另建一个符合标准的厨房,一天之内完工。”


他又把屋里仔细地环视一遍,看到那用砖垒起来的书架和一碰就颤悠悠的三条腿的老八仙桌,皱起了眉头继续命令道,“这几样东西先要换掉,你找人去工会办公室把沙发和办公桌搬来。”


 

09/28/1975


今天我简直看傻了眼。有生以来还从没有见过这样高效率的工作。不到半天,不但屋里屋外粉刷得如同雪洞一样,几个民工们 还连拆带盖,一个簇新漂亮的小厨房转眼之间就出现我的门外边。蜂窝煤炉子放进去绰绰有余,墙上还开了一个带玻璃的小窗户。特别让我高兴的是,下 雨天做饭时再也不用半截身子露在外面被雨淋湿,另外半截身子又在原来的那个小破棚子里烟熏火燎地活受罪了!几个民工往屋里搬家具的时候,我在屋里听见外面 两个年轻人在低声议论。一个小伙子说,

 

“这家伙到底是甚么人这么大的来头?一上午队长好几次催问家具搬了没有?这可是人家厂工会办公室的桌子沙发,属于国家财产,怎么急急忙忙地朝他屋里搬呢?”

 

另一个答道,“叫你搬你就搬呗,瞎操些甚么心?我好像听说等来参观的人走了之后还要搬回去的。”干咳了一声,他又挺神秘地压低了嗓 子继续说道,“哎,听说是美籍华人要回来探亲,还是不小的官呢!知道吗?队长还让咱们下午把这一排宿舍的门窗全都重新油漆一遍,连厂门口树木的下半截还都要刷白石灰呢。”

 

“我的妈呀,从美国回来的洋华侨----咱这城里可从来还没有听说过呢。你说,难道这美国来的人也会说中国话——”


“那还用说?哎,瞧见没有?队长来了,快干活,快干活,少啰嗦-------”

 


09/30/1975

 

今天接到家信。爸爸说姑妈一家三人从北京到家里探访,看热闹的人群几乎把咱家的门框挤掉了。有意思的是,身为台湾保钓运动积极分子的姑父为了表示爱国,回国前特意置了一身中山装和布鞋, 这次还坚持做公共汽车来。可是你姑妈习惯了化妆还穿花裙子, 加上你那表弟约翰虽然是黄皮肤黑头发却连走路的姿势都是一副美国佬派头,他们 一上车就让全车的人注意到了。结果从公共汽车站到咱家里这一段路上, 尾随他们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让你姑妈他们很不自在 ------


他还说, 你姑妈简直不敢相信,一再问这么小的屋子了, 怎么能住下一家好几口人?


别的详情爸爸没说。拿着来信, 我回想起曾听他说过的姑妈一家离开大陆那一天的的往事。

 

那是1949年4月底的一天,上海的外滩码头上一艘挂着青天白日旗的军舰上上下下一片混乱,穿各式军装和便服的人们神色慌张,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地跑来跑 去。一阵接一阵让人心慌意乱的警笛声,汽车喇叭声,孩子们的哭闹声和大人们的吵嚷声乱作一团。所有人只有一个目的,早早挤上那艘生火待发,就要起锚 驶往台湾的军舰。

 

爸爸,姑妈还有她的两个小儿女守着一堆行李,站在人丛中踮起脚尖四处张望,他们是在等待姑父夫前来接他们上船的。军舰上 的汽笛又拉长声尖叫了起来,似乎是在催促,又像是在警告。就在他们望眼欲穿,几乎快要绝望了的时候,身穿笔挺的海军上校制服的姑父带着一个勤务兵匆匆跑了 过来。他一边擦着满头的大汗,一边催促,“快走,快走,马上就要开船了!”顾不得多说,他和姑妈把两个小儿女一人一个抱了起来,爸爸和提着行李的勤 务兵跟着他们夫妇一路小跑赶向军舰。

 

终于挤到了舷梯的入口处,爸爸忽然停下了脚步。不知怎的,他忽然又一次想起了当时还留在河南家乡的妈妈和孩子们。他就这样走了,她们母子 怎么办?他犹豫起来。看到后面人丛中的爸爸停下来不走了,姑妈急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大喊起来,可是此时他主意已定。再三地挥手催着姑妈他们上船。目送 军舰离港远去之后,他立刻扭转身大步朝火车站跑去,折腾到半夜里终于拼命地挤上了一列北上的火车。


黄浦江边爸爸和姑妈他们这一别就是二十七年。这些年间发生了多少变化啊!他们的人生旅途中又经历了多少风雨坎坷!爸爸曾辗转听在香港的亲戚来信说,姑父到台湾后不久在海战中去世,姑妈再嫁后到了美国。如今他们竟然要回国探亲来了-------


多少年来,爸爸说他曾一次又一次地自问,如果他当年不曾突然改变主意留下来,而是和姑妈他们一起去了台湾,自己这一辈子的生活又会是如何?想过来想过去, 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自己,而几十年人生最好的时光,就这样飞快地在没有答案的日子中流逝了--------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爸爸说如果他也上了军舰,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了。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呢!


我一直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姑妈他们的事情, 更是做梦也想不到她们竟然从美国回来探亲,而且马上就要到这里来了!很快厂里有人开始用异样的目光看我, 说啥的都有,我装作没听见没看见。朱师傅忧心忡忡地小声对我说, 这个时候你可要注意点, 反正你姑妈又不能把你带去美国-----

 


10/10/1975

 

这些天忙着陪姑妈他们在各处参观和城里的一些亲戚们见面, 一直没顾得上写日记。今天他们动身去上海了。我们在火车站把他们送走, 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些天里我发现最激动的是一位亲戚,曾经的河大S教授。他1957年成了右派,被送到西部荒漠劳改多年,在漫天风沙的戈壁滩上饱受磨难,差一点被饿死。前天在城里唯一的涉外迎宾馆的聚会上,大家刚举起酒杯,他忍不住和姑妈抱头痛哭起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抗战时还一起参加过国民政府政治部第三厅下属的战地演剧队,去过不少战场。我听父亲说过他当时也参加了演剧队,和他们一起到处奔波为将士们慰问演出鼓舞士气


一念之差,各自东西,而几十年一转眼过去了。看到姑妈姑父他们作为爱国华人受到政府官员们的殷勤款待,再联想到自己这些年来九死一生的遭遇, S教授难免悲从中来。


人生就是如此啊。我能理解上一辈人的心情,可他们能理解我们吗?

 


10/11/1975

 

朱师傅看到厂里派人又把我屋里的那几件家具搬走了, 有些不平,说也未免太快了吧? 我笑笑说, 没啥没啥,至少我还白赚了个小厨房呢。

 

晚上

 

今天得到消息S教授突然中风了!紧急送到医院之后,医生说这一段他的情绪变化太大,加上本来就有高血压,脑神经系统一下子因过度兴奋而受到了刺激。

 

10/12/1975

 

可怜的是,姑妈他们一家还在上海没有返美,这里S教授已经不行了。去医院探望他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么多年的巨大苦难都熬了过来, 眼看快要熬到摘帽子平反了,分离多年的海外亲属也回来团聚了。一桩大好事却变成这样------ 难道这就是命?

 

记得那次在迎宾馆的聚会上, 姑妈回忆起当年分别时S教授是一个多潇洒健壮,有一头卷曲黑发的青年人。他的两只大眼睛里总是充满了笑意,说起话来最爱有力地挥动右手------ 这些话让教授激动得连连举杯, 说为了年轻过干杯!坐在我邻座的一位亲戚说,当年他在讲台上一直是深受学生们喜爱的中文教授,学识渊博,口才极佳,而且上课从来不看讲义。据说他当年最受欢迎的是能用正宗的中州韵,就是唐宋时代咱们的河南话吟诵、深入浅出地剖析唐诗宋词。不但学生们佩服他的学问, 还吸引了不少外系的教授们来听课。


由于是父执辈的关系,这几年我为了请教学问,曾经不止一次见过S教授。有意思的是,他虽然一直以卖烤红薯兼摆摊赁小人书维生,但身上那一套洗得发白的旧蓝制服总是一尘不染,而摆在街角的那些小人书和炉子里的烤红薯, 则如同他的头发一样永远整整齐齐。此外,他还特别爱集邮,曾给我看过他的颇为丰富的藏品,厚厚的好几大册, 分门别类, 绝无一张乱放。


由于和我挺谈得来,他还曾不惧路远, 在我参加市里乒乓大赛的时候骑自行车赶去,在场外为我大声加油。有一次我无意中提到屋里刚刚添了个自己加工的“写字台”,他马上认真地说, 写字台?那要是有坚固台面,两侧各带几个抽屉的大办公桌才能算的上啊!

 

也许,没有这次重逢他还不会去世? 可惜, 他再也不能在比赛场外为我加油了 -------

 

最新评论

手机版|注册送28元满100提现,大白菜无需ip地址送彩金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GMT-4, 2020-6-5 07:40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